Across the Great Wall

早晨起来去买早餐,很简单几根油条加上豆浆,油条竟然一块一根,心中不禁一凛,难道已经涨到一块了?半信半疑中付钱拿回家了,路上看到油条有一根也瘪瘪的,心中更是不快,又想着地沟油、明矾、洗衣粉之类的东东会不会在油条里存在呢,心中一直在打鼓。

不禁又想到几个小事,一是有一次拿药单去买药,药店导购在其中多放了一种药,后来我一运动单子发现多了一种,她解释说因为我说要拿治发烧药而给拿了一种药;二是在火车站换零钱,必须要买一个小东西才给换,一看很多仿冒伪劣品,实在难以购买,看到有种杂牌创可贴,虽然贵至一元钱,还是就它吧,没想到找钱的时候,老板明明白白少数了一元钱给我,被我指出来后开始还不承认,最后又说是不小心。最可气的是后面的两件小事还都是过年发生在自己的家乡,总共也没呆几天,当然也许俺天生就比较好骗?

其实说白了上面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应该说不值一提,不过也看出了现在商业道德已经非常差了,在现在的环境下吃到的很多东西或者享受的服务很可能会大打折扣。所谓患者不相信医生,消费者个个都练就了雪亮的火眼金睛,一不小心就会被忽悠。多年打假是不是也是多年假打呢,与之俱来的是地方保护主义,权钱交易等等种种现象。现在很多商品价格越来越高,除了原料或者成本上涨的因素之外,是不是在与城管、工商、税务等部门的斗争中也增加了最终用户的成本,甚至无形中降低了吃到安全食品的可能性呢?劣币驱逐良币,只要吃不死人,象三聚氰胺之类的东西都会充分的理由出现在大家的餐桌上。

看到网上有人说在国外大家都不以是体力劳动者为耻,不喜欢研究或者学习的人会很高兴地选择去做个售货员,做个面包师,丰衣足食,快乐无忧。反观咱们很多学生辛辛苦苦,十年寒窗,即便毕业了也很大可能找不到工作,往往只能进“富士通”。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村人口收入非常低,全国的人均月收入不过是区区800元上下而已。这样的环境下,如何能保证人们体面地生活?体面地挣钱?很多人做生意使点小诈,让自己多一些收入,也就不难理解。

在这个愈加“凶险”的社会中,状况只会越来越“盐”重呢。说白了,就咱们大多数的P民来说,能做的只能是尽可能增加在当今社会中更久、更健康、更体面地生活或者说生存的可能性。为奥运欢呼、为世博喝彩、为领土担忧……国际和平、国家纷争真是息息相关的事情么?至少算不上头等大事吧?何苦“挣着卖白菜的钱,操着卖白粉的心”呢。

啰哩啰嗦说了这么多,很多也是老生常谈,本来也属多说无益。孔子曰:君子三缄其口。又云:敏于行而讷于言。切记!切记!

 

另:

“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”

这是中国的第一封E-mail的内容,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,如今E-mail更是进入了千家万户了,正是从第一封邮件开始,越来越多的人籍此有了机会知道很多也许永远不会知道的事情。如果长城再也无法翻越,或者干脆变成了天堑,又该做何打算呢?

 

发表评论(暂无评论)